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【奇妙玉液】(08-10)

  8。
  被林宇听见了最羞耻的经过,此刻的张倩再也不必隐藏自己暗中流血的伤口,
压抑良久的情感一齐涌上心头,竟是站立不稳,幸亏林宇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抱
住,才不至于摔倒。林宇心软了,对她温柔地笑了笑,指着她手中紧握着,仍在
录制的证据,用口型无声地说道:「没事了。」张倩将头靠在他的脖子边,一口
咬住了他肩上的衣服,浑身颤抖着默默哭泣。
  衣橱外的大床上,孙峰和徐茵两人的肉战已进入了白热状态。孙峰将徐茵压
在床上,推着她两个膝盖内侧,将她的两条白腿摆成一个「M」型,用力地快速
抽插,黝黑的肉棒带出一股又一股的浪水。徐茵的小脸涨的通红,不停地高声呻
吟着。
  孙峰伸手从侧面如同扇耳光一般拍打着徐茵那白嫩的乳房,丝毫不顾上面已
经布满了红色的印记,大声问道:「骚货,操的你爽不爽!」徐茵伸手往下身一
探,熟练地按住自己胀大的阴蒂,断断续续地浪叫:「啊……小骚逼好满……太
深了……你这么用力,我……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……」孙峰神情狰狞,粗声
道:「操没了最好,你不是也不想要吗?」徐茵叫的更大声了,泛红的臀部拼命
地向上迎着,放开嗓子淫叫道:「那操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小穴要给操烂
了……」
  如此堕落的景象与淫荡的声音似乎被一层薄薄的木门隔断了,衣橱中的二人
感受着由内而发的平静。林宇拥抱着张倩温热的娇躯,嗅着她发间的清香,心中
已没有情欲,只有对这个女孩深深的怜惜。
  可就在这时,房卡刷门的声音传了进来,林宇的身体顿时绷紧,是李欣儿回
来了。床上的二人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,动作反而愈发激烈起来。欣儿的脚步声
到了卧室外戛然而止。林宇透过衣橱的缝隙看不见卧室门外的景象,却见到床前
的孙峰忽地从徐茵体内拔出肉棒,转向门口的方向,露出贪婪的神情。只见那根
又长又黑的肉棒一柱擎天,通体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,根部还留着几团白浆,既
是丑陋,又是淫靡。
  林宇想起孙峰之前说的话,大惊失色,立刻想推门而出,却听到欣儿一声低
呼,随即传来物体落地的声音;一阵脚步快速远去,最后「砰」的一声,房门打
开又关上,原来是欣儿自己跑走了了。林宇背上冷汗直冒,但幸好欣儿没有危险,
紧张的心情稍稍缓了一些。
  「她竟然直接跑了。」孙峰有些失望。徐茵急切地催促:「先别管她,快点,
我马上就到了。」说罢,将孙峰推到在床上,翻身抬起屁股就骑了上去。大肉棒
又是全根被小穴吞入,徐茵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。
  就在此刻,突然传来几声不疾不徐的敲门声。孙峰一骨碌起身,说:「是不
是她又回来了,我去看看。」说着推开徐茵,赤裸着下身往外走去。床上的徐茵
眉目间满是春情,她正在不上不下的要紧关头,被欲火烧的心焦,不禁骂道:
「真讨厌!待会儿你操她的时候不许留力气。」
  林宇关心则乱,又险些按耐不住。张倩急忙抱住他,悄悄说道:「别急,应
该不是李欣儿。」对啊,欣儿身上有房卡,干什么要敲门呢?被情欲冲昏头脑的
孙峰和徐茵也没想到这一点。
  孙峰刚打开房门,忽然「诶呦」一声,像是被人打了一拳。林宇正诧异间,
一个愤怒的声音由外传来:「我去你妈的!」这竟然是王某人的怒吼。
  林宇看向张倩,眼中含着询问之意。张倩摇了摇头,轻声说:「我没和他说
过。」不仅是林宇,张倩,就连孙峰和徐茵都懵了,这王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  孙峰赤裸着身体,一时间动作放不开,给打的慢慢退进了卧室。王灿边打边
骂,一张脸已经涨的青紫,好像和孙峰有不共戴天之仇。孙峰护住头脸,喝道:
「王灿,你发什么疯!」
  王灿更气了,很狠地向前挥了一拳,指着孙峰的鼻子骂道:「你自己心里知
道!傻逼玩意儿,居然敢动张倩,看我他妈不打死你!」
  孙峰这时已经缓过气来,也不掩饰什么,冷笑道:「你终于知道了?哈哈,
真搞笑,你来替她出什么头?张倩现在跟我感情好着呢,夜夜要和我说晚安,每
隔几天还要约一发。我这儿有十个G的火爆视频,你要不拿去研究研究?」
  王灿深深地吸了口气,一言不发,怒吼着就扑了上去。孙峰不甘示弱,奋力
还击,两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壮汉顿时缠斗在一起。这二人其实积怨已久,在球
场上对位的时候就火药味十足。孙峰一边还手,还一边嘲讽说:「看你人长这么
大,谁知道鸡巴却又短又细,张倩都跟我抱怨过了,你从没让她满足过!」王灿
发疯般地大吼:「你闭嘴!」
  两人拳拳到肉,谁都没想着防御或者躲闪,都是乘着一时之勇,将怒火发泄
到对方身上。正当打得难分难解之时,徐茵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。林宇见她手中
高高举起了一个Bose音响,心中大叫不好。果然王灿没提防暗算,「砰」地
被徐茵砸晕了过去。孙峰咳嗽几声,将王灿一把推开,哈哈大笑,还觉得不解气,
又抬手用力地扇他耳光。
  林宇见兄弟有难,哪里还忍得住,撞开衣橱,踏上两步,挥拳重重砸在孙峰
的侧脸上。孙峰毫无防备,一下被打的昏死过去,嘴角和鼻孔缓缓流出鲜血。
  半跪在床上的徐茵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宇和慢慢从衣橱内走出的张倩,惊道:
「你们一直都在里面?」林宇脸色阴沉,根本不去理她,俯身去查看王灿的情况。
王灿的后脑上肿了一大块,林宇伸手一摸,觉得滑腻腻的,已染上一小块殷红的
血。
  林宇对张倩皱眉道:「得送他去医院。」张倩望着他手上沾的血,一双俏目
含着泪花,有些六神无主,说道:「啊……他没事吧?」
  一旁的徐茵用被子裹住了身体,见他两都不理会自己,怒斥道:「你们怎么
进来的?我要报警!王灿蓄意行凶,你们别想带他走!」张倩瞪着她,将手机缓
缓举起来,一字一顿地说道:「你报警吧,我正好要把录下来东西给他们。闹到
这个地步,我什么都不在乎了,大不了同归于尽。」
  徐茵瞧见张倩的神情,知道她已经被逼急了,真的是说得出,做得到。自己
的气势一下弱了下去,低头说道:「算了,你把录音删了,我也把你的东西删了,
就算两清吧。」张倩面色惨然,冷笑几声,没有回答。
  林宇洗清手上血迹,找了条毛巾包住王灿的脑袋,用尽全身力气才将他背了
起来。被接近一百八十斤的重量压在身上,林宇只觉得呼吸困难,赶忙对张倩说:
「快帮我扶着点,这家伙太沉了!」
  前台服务生以为王灿喝得烂醉,贴心地为他们叫了一辆的士。林宇气喘吁吁
地将王灿搬进后排,回身看见张倩提着一只银色行李,正要放进后备箱。林宇一
拍额头,心想:我差点忘了欣儿的行李!接着又有些头疼,问道:「该怎么向欣
儿解释?」张倩贴心道:「你别担心了,我来给她发微信。」
  的士司机在张倩的授意下,飞速驶向第三医院。苏州是张倩的地盘,林宇本
来也不熟路,所以就任着她指挥了。望着车窗外的灯光,林宇头靠座椅,一阵恍
惚。这时,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急忙掏出来一看,却是后排张倩发来的一张聊
天截图。看见图中的那个头像,林宇心里不受控制地闪过一丝甜蜜和痛苦:那是
欣儿的头像。
  聊天很短,就三句话:
  九点二十六分,张倩:徐茵那儿出了点事,估计现在不大方便,你别回酒店。
她把你的行李箱给我了,过一个小时来找我拿吧。
  九点二十六分,张倩:地址:人民东路12号。
  九点二十七分,李欣儿:好的。
  林宇读完后,心中大石落地,他实在是不愿让欣儿再回到那个房间。他双手
捧着手机,飞快地在导航里输入「人民东路12号」,显示的结果竟然不是第三
医院,而是「玉华会所」。他疑惑着给张倩打字问道:玉华会所?
  刚点下绿色的发送,张倩的信息瞬间弹了出来,回道:是的。那个会所是家
里开的,很方便。第二条信息接着发来:把王灿安顿好,我们就过去。现在动车
没有班次了,你得留在苏州过夜。会所里有套间,给你免费住一晚吧。
  林宇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,回道:好的吧。又加了一条:谢谢。张倩回了个
调皮的表情。他正要放下手机,但手里又是一震:
  九点三十分,张倩:我原本以为会有些麻烦,但李欣儿居然一个问题都没问,
枉费我编了好久的解释。/冷汗的表情/你女票真奇怪,换了我的话,非得问个
清楚不可。你说她是因为天真,才显得不在乎呢,还是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/不
解的表情/?
  林宇撑着下巴,想了一会儿。忽然感觉车速慢了下来,抬头一看,不远处的
大楼上亮着六个大字:第三人民医院。
  他低头打了几个字,趁车子停稳之前发了出去。
  张倩举起手机一瞧:
  九点三十六分,林宇:不是女票,是前女友。
  张倩以为他酝酿了那么久,会发来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,谁知却是这么一
句敷衍,轻轻哼了一声。
  9。
  王灿很快被安排进了病房,还是单人间。林宇诧异地对张倩说:「真奢侈,
还单人病房!」张倩俏脸微微一红,说:「我看他被打的这么惨,就打了个招呼,
让他住的舒服一点。」接着澄清道:「钱还得是他自己付,这我帮不了忙。」
  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了:有两根肋骨骨裂,还有轻微脑震荡。看来王某人得
在病房里呆一段时间。不过年轻的身体还是够坚挺,当林宇和张倩走进病房的时
候,他已经醒了。王某人被剃了个光头,绷带缠着脑袋,样子挺滑稽。
  三人同处一室,都感到有些尴尬,不知该从何说起。王某人抿着嘴,问道:
「你怎么在这儿?」他的目光有意识地避过了张倩,只停在林宇身上。
  林宇回答:「我是为了欣儿来的。」深吸一口气,接着说:「欣儿陪徐茵来
苏州看医生,我放心不下,就跟过来看看。」王某人明白了,点头说:「那傻逼
胆子真肥!」懊恼不已,又恨恨道:「我早晚要弄死他。」
  林宇说道:「等你能下床走路了再提这事吧。」顿了顿,接着道:「孙峰脸
上挨了我一拳,应该伤的不轻,短时间是不能害人了。」王某人听了这话,心里
稍稍有了些宽慰,忽然神色严肃起来,说:「林宇,我们单独聊聊。」
  看着张倩主动离开,林宇不解地问道:「怎么你不和她先聊聊?」王某人苦
笑着摇了摇头,回答:「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,太尴尬了。」林宇有些不满,
说道:「她心里很不好受,这时候你应该安慰她,陪在她身边……」王某人打断
道:「我知道,但我现在一看到她,脑子里就闪过……闪过那种画面……今天早
上有人匿名用邮件给我发了两段视频,和一个地址……」
  林宇恍然,原来是这样他才找过来的,但那个匿名者又是谁呢?
  王某人的眼眶有些发红,沉声道:「我真后悔……我就不该打开那两个视频!」
林宇安慰道:「你知道那不是她的错,是孙峰和徐茵设下的局,他们才是罪魁祸
首。」王某人涩然说道:「是啊,但我就是过不去心里头的那道坎。要不是我出
轨在先,张倩就不会和我分手,徐茵那婊子也就没机会趁她伤心的时候灌醉她!
说到底,这都是我的错。」
  林宇一时语滞,劝解道:「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别再纠结过去的对错。
 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但你应该坚强一点,与她一起共度难关……「见他沉
默不语,林宇又道:」你说过,你对她是刻骨铭心的爱,不是吗?「
  王某人露出苦恼的神情,道:「是,是的,但……我不知道,我心里好乱…
  …「他有些语无伦次,稍稍沉默片刻后,忽然问道:」要是这件事发生在李
欣儿和你的身上,你会怎么办?「林宇愣住了,王某人的话在他脑中画出了这样
的情景:他与丁琳琳的丑事被欣儿发现,随后欣儿伤心离去,却被人趁虚而入,
灌醉之后,随意淫辱……到那时,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吗?想到这儿,他不禁浑
身打了个冷颤。
  王灿低声说道:「只要我和她还在一起,这根刺就始终埋在我们彼此的心里。
我们也许能忽视它,却不能真的忘记。我想……呃……」他神情有些痛苦,很艰
难但还是将话说了出来:「我想我们都需要一个新的开始。」
  林宇突然间明白了:他们感情上的那条裂痕太长,太深,就算是两人有心修
补,却也再难回到从前。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幻想罢了。在感情世界里,从来没有重
新开始的机会;就算是亡羊补牢,却也为时已晚:先前丢失的,终究是找不回来
了。
  「所以,你和她算是彻底结束了。」林宇难以自抑地叹了口气,接着道:
「这就是你想和我单独说的?」
  「还有。不过先问个问题,李欣儿和你分手了?」
  「嗯。」
  「那我想让你帮个忙,接下来一段时间里,请你陪着张倩。我不知道那个匿
名的家伙想干什么,但他有可能会把视频发到网上。」他的手握紧了拳头,道:
「我家里管得紧,这次回去,我爸应该是要把我禁足两周了……」
  林宇懂了他的意思,说道:「他给你发了邮件,就已经留下了痕迹,我可以
逆向追查他的IP地址和Mac地址,应该挺快的。」
  王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沉默之后,淡淡道:「别让她再受伤害了!」
  其实说话也是很费力气的。倾诉过后,王某人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  医院里很安静,病房外一长串蓝色的塑料座椅贴着白墙延伸到走廊尽头。张
倩一个人静静地坐着,灯光将她的俏影投在瓷砖地上,一动不动。
  见到林宇轻轻关上房门,张倩站起身说:「医生嘱咐要多休息,我们别打扰
他了,早点走吧。」
  林宇看了看表,竟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,心里猛地一惊,道:「欣儿的箱子!」
张倩「扑哧」一笑,双手一摊,道:「是啊,箱子呢?」林宇这才注意到那只银
色行李箱不见了。张倩说道:「我可没放她鸽子,早就还给她啦。」林宇诧异道:
「这么快?」张倩道:「我之前让会所经理跑了一趟。」林宇本以为能看到欣儿,
但事与愿违,心里难免有些小失落,却还是说了声谢谢。
  张倩嫣然一笑,道:「我让她留在会所住一晚,但她拒绝了。可惜了,本来
还能给你创造个机会。」林宇说道:「你真是好心!」又问:「那她有说自己住
在哪里吗?」张倩点头答道:「说了。离会所很近,四星级酒店,经理是熟人,
我打过招呼了,你就放心吧。」
  二人并肩走在寂静的路上,夜风吹过,树叶发出沙沙声响。月光很亮,林宇
低着头,发现张倩脚上的白色贝壳鞋很可爱。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
感,开口柔声问道:「你还好吗?」话刚说完,就后悔了,真是问得没头没脑。
  张倩抬起头望着他,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说道:「我以为你眼里心里只有一
个李欣儿,没想到也会关心别人呀!」
  10。
  第二天林宇起得很早,洗漱完之后就在网上订好了高铁票。他是打算在苏州
住一段时间,但昨天自己走的匆忙,除了手机钱包,什么都没带,所以得回去收
点行李。他不禁苦笑,想不到原本用来搪塞丁琳琳的借口居然成了事实。
  但用过早餐之后,一个突发事件却突然打乱了自己的节奏。
  他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,里面附了三张图片。图片中的场景各异,但主人公
都是是男女两个,以不同的姿势正在交合。虽然脸部做了模糊处理,但林宇还是
一眼看出来那是张倩和孙峰。
  林宇眼皮直跳,仔细一看,这还是一封群发邮件。因为邮箱的格式都是名字
拼音打头,所以在收件人那一栏,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名字,其中就有张倩。他
既是愤怒,又是疑惑,想道:张倩已经录下了孙峰和徐茵证据,绝不会是他们发
的。那又会是谁?他手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?他到底想干什么?
  这些问题暂时没有答案,但如果能找出那个匿名者是谁,那一切就将迎刃而
解。林宇更担心的还是张倩本人的反应。虽然图片中她的脸上被打了马赛克,但
其他身体特征还是很明显。如果这件事真的传开了,她的身份迟早是藏不住的。
  到那时,张倩将承受何等的压力与打击,林宇已经不敢想象。
  偏偏这时,张倩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,不接电话,也不回微信,就连会所经
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。
  林宇在会所大堂里等到中午,动车班次都错过了,却还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消
息。正当他心急如焚之时,只见一抹俏影出现在大门口,正是张倩。
  张倩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背心,下身是运动短裤和球鞋,浑身大汗淋漓,
显然是刚刚做了剧烈运动。见到林宇,她露出惊讶的神情,道:「我以为你已经
回去了。」林宇沉着脸,说道:「本来是要回去一趟,但怕你出什么事,我等到
现在。」
  张倩没料到是这样,想到林宇因为自己错过动车,心里感到愧疚同时也涌起
一股暖意。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用束头发的举动来掩饰自己的情感。
  林宇见她细长的脖子上都是汗水,问道:「你一上午都在锻炼吗?」张倩回
过神来,轻声说道:「是啊,我在对面楼的健身房里。对不起,我手机没带在身
上,让你等急了。」
  两人说话间,林宇发现张倩的双眉一直微蹙着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他本
想说些安慰的话,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怕自己一提起那事,反而会让
张倩更加难受。
  没想到张倩先开口了,她问道:「那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去?吃过晚饭再走吧,
我请客,算是表达一下歉意。」说到最后时,语气有些俏皮。
  林宇想了想,说道:「其实我准备在苏州玩几天再回去。之前来这儿考了两
次托福,考完就走,也没机会转转。现在既然来了,那不如就抓住机会。你要是
不嫌麻烦,就带我好好逛逛吧。」
  张倩马上答应下来,笑道:「好呀,我正愁这段时间没事干呢,下午就带你
出门压马路去!」
  林宇瞧见她的眉头已轻轻舒展开来,也不禁笑了,说道:「不过我得先去买
几身替换衣服,不然明天真得光着身子上街了。」
  看张倩第一眼就知道她定是个动作利落的女孩,果然她洗澡加打扮只花了半
小时左右。等她出现在面前时,林宇不禁眼前一亮。只见她穿了一件淡黄色的宽
松T恤,下摆束在一条破边牛仔热裤里,显得身材窈窕,双腿笔直;一头乌发盘
了起来,在脑后简单地扎了个发髻,露出的小巧耳垂上戴了一副银色的圆环耳环;
  整个人都透着清爽的气息,同时又火辣地吸人眼球。
  待她走到自己身边,闻着她身上的芬芳,林宇心跳加速,说道:「你今天还
画了妆啊,真是难得一见。」张倩只化了一些淡妆,就已如同玫瑰花一般娇美动
人。她笑嘻嘻地说道:「对啊,跟你出去压马路,当然得稍微打扮一下,不能丢
脸呀。」林宇摸了摸脸,说道:「别这样,有你这个大美女陪在旁边,我可得被
男同胞羡慕的目光先戳死了。」
  张倩从小在苏州长大,后来因为家里发生了些变故,才跑去外地念了高中。
  她老家离平江路街区很近,所以初中时候,每周末都会约姐妹去那儿吃逛。
这会儿说起要带林宇压马路,她第一个想到的地方,就是平江路。
  平江路其实是一条步行街,沿着平江河,全长大概五六百米的样子。虽然听
起来觉得一会儿就能走完,但其实两侧的横街窄巷很多,如果要好好逛,没个一
天是转不完的。
  林宇被张倩拉着一头扎了进去,没一会儿就失去了方向感。张倩显得很兴奋,
说道:「这里变化不小,看上去好新鲜!」平江街区是被保护的历史古迹,房屋
不能轻易拆建,张倩口中的新鲜变化,指的是那些五花八门的店铺。林宇问道:
「看样子,你不经常来啊?」
  张倩说道:「对啊,好久没来了。我也就放假的时候才能回苏州,而且回来
了也没人陪我玩,我可不想一个人在这边逛。」林宇环顾四周,路上的游人果然
都是成群结伴的,尤其是情侣居多。这时,张倩拉了他一下,激动地说道:「你
看那边!」林宇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,看到了一间玩具公仔店。店面装修的很精
致,隔着玻璃能看到淡粉色的温柔灯光,的确很吸引人。
  林宇有些意外,说道:「原来你喜欢玩具公仔啊。」张倩回答道:「对啊,
软软的,毛茸茸的,难道不是特别可爱吗?」
  张倩兴冲冲地进去逛了一圈,东摸摸,西捏捏,却觉得那些玩具公仔的做工
都粗糙了一些,不是自己想要的。之后她又看了几个小饰品店,结果失望而出。
  那些新鲜店铺虽然装潢很好,但里面卖的货色却不尽人意,像是纯粹为了忽
悠不识货的旅客而生的。
  林宇安慰道:「这些新开的商店也许是为了迎合旅游业的口味才变成这样,
我想一些老店应该还保留着原本的味道。」
  经他这么一提醒,张倩似是想起了什么,说道:「啊对了!我之前特别喜欢
去一家书店,走,带你去看看!」
  林宇随着她穿过喧闹的人群,经过几条小巷,看到了一座三层楼高的小房子。
房子的窗框是红木的,与灰白的墙体形成鲜明的对比。门口放着一些讨喜的植物,
立着一块荧光牌子,上面写着饮料糕点的价目表。
  猫的天空之城?这名字起的挺有意思。林宇知道天空之城是一部受人追捧的
动漫,但因为他一直对二次元缺乏兴趣,所以自己并没有看过。至于为什么这天
空之城是属于猫的,而不是狗,也不是猴,那他就真不知道了,或许是有什么典
故吧。
  透过玻璃看去,里面似乎与其它店铺没什么不同:拥挤的人群,文艺的饰品,
架子上摆放的书籍无人问津,倒是饮料柜台排起了长队。
  张倩拉着他登上窄窄的木楼梯,径直上了二楼。
  整个第二层人迹罕至。灯光是橘色的,但又掺了一些暗红,有些像是梦境中
的色彩。入眼处都是一层一层的木格子,里面存放着一些信件。有的木格子里信
件很少,有的却堆得几乎要满了出来;还有的上面贴着「隐私勿取」的字样。林
宇不禁觉得好笑,想:储放在公共场所,又没有上锁,还有什么隐私?
  这时,张倩循着架子上的号码,找到了一个木格子。她从中抽出一封粉色封
皮的信来,俏脸带着笑意。林宇提醒她说:「那是别人存的私人信件,不能看的。」
张倩回答道:「这就是我写的啦!为了保留这个木格子,我每个月还得交钱呢。」
  林宇见那木格子中躺着一小沓颜色各异的信件,问道:「是写给谁的?怎么
一直没有寄出去?」
  张倩这时已经在读那封粉色的信件,过了一会儿,才回答道:「写给我自己
的。」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。
男人情网 警告!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